冰水

此号已废

【黑邪】吃糖吗

有点难过,只是我想吃糖而已,就当我邪的糖是塞给我的吧。

哦,我邪玩糖的动作参考我。

有【花邪】出没,不知道能不能打tag就不打了。

————————

吴邪在吃一根棒棒糖。

一开始只是单纯地含着,后来可能觉得有些无聊,时不时拿出来伸舌头舔两下再塞回去。糖块含到左帮子的时候,用手戳自己脸颊一下,把它弄到右帮子,再戳回来,乐此不疲。

黑瞎子趴在沙发上,一米九的个子,委委屈屈地把小腿吊在空中,隔着墨镜盯着他的动作,他也丝毫不在意,早习惯了这个师父神经质的视线。

这糖吃得,跟小孩子似得。黑瞎子知道吴邪不在意自己看他,就算在意他也不会移开目光。看这一米八的傻小子抱着糖罐子吃糖还挺有趣的。

欣赏够了,他才慢悠悠地开口:“你这是要把这糖吃出花来啊,多大了,害不害臊,师父我都替你丢脸。”

“这不秉承您的教诲吗,”吴邪眉头都没动一下,“别的不说,光这厚脸皮的功力就呈直线上升。”

“哎,这有糖不孝敬师父的坏习惯可别说是我教的。”

“难道你会给你师父?”

“我根本不会让他看见。”

吴邪彻底无语,明显他的嘴上功夫还不到家,但是脸皮变厚了倒是真的,干脆当做没听见,继续嚼他的糖去。

开玩笑,这罐糖就剩下一个,他才不想待会烟瘾犯了灰溜溜地出门左拐向那小卖部的老大爷买融化得差不多的真知棒。

黑瞎子也不是真想吃,就是太久没见想撩下人。他知道那罐糖是解雨臣特地托人到哪个国买的进口货,贵得很,专门给吴邪用来戒烟。

“要我烟瘾犯了就吃糖,你不怕我得糖尿病?”吴邪犹犹豫豫地接过罐子。

“总比得肺癌咳死强。”解雨臣说得一点也不客气,顺便踢了一脚悄悄往吴邪口袋里塞烟的黑瞎子,“再看见你给他递烟,吴邪方圆三百里范围内黑瞎子与狗不得入。”

黑瞎子举起左手表示投降,后来真的没给吴邪买过烟。倒不是怕了解雨臣的威胁,就是觉得吴邪真的该戒烟了,现在有个人替他管,还不花糖钱,何乐而不为呢。

吴邪有时会悄悄抱怨那么一下,黑瞎子也觉得解雨臣管的太宽,人还不是你的呢,就当自己的来管了,都把当初说好的平等竞争都喂狗了。

不过他也没遵守过就是了。

他贱嘻嘻地笑了一下,有墨镜挡着没有太过猥琐,但是吴邪还是有点嫌弃地看了他一眼,把剩下那颗糖的糖纸剥去,塞到黑瞎子嘴里:“别笑了,吃你的糖去。”

黑瞎子愣了一下,随即很自然地叼住了糖。

什么奇奇怪怪的外国货,黑瞎子含着糖想,过两天他就回去胡同口的王二妮那买两斤麦芽糖,那才够味呢。


没了。

评论 ( 8 )
热度 ( 53 )

© 冰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