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水

此号已废

糖葫芦

 解雨辰合上最后一本账本,确认无误,起身对站在旁边的伙计道;“我要去外面逛一下。”

 阳光正好,洒在街道、房顶和人身上,投下一连串影子。北京的老菜市人声鼎沸,提着菜篮的大妈、衣着低调朴素的家庭妇女或偶尔混杂在其中的时髦男女,不停地在各个小贩之间走动,此起彼伏的讨价声交成了一首乐章。

 而这一切,都与那个漫步在其中的粉衫男人无关。

人们永远也不会知道,暗藏在平静生活下的波涛汹涌。

 解雨辰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这只是一种直觉,不出来看看会后悔。

 “糖葫芦!卖糖葫芦喽——”远远传来吆喝声,一个有点年纪的大爷略艰难地扛着根粗木棒,朝上的一端缠着泡沫和胶带,一根根鲜红的糖葫芦就从其中长出来。

大爷的吆喝带着北京人说话特有卷舌,声音绵长,似乎是从另一个时空传来的,叫得解雨辰有些恍惚。

 眼前的画面和脑海中某个场景重叠起来,解雨辰问身后的伙计现在的日期,待伙计报出一串数字,他让伙计去买一串糖葫芦。

 “去刘家店。”解雨辰皱着眉接过被塑料膜细细包扎好的糖葫芦,坐上了自己的私家车。看着车窗外飞速倒退的树影,他感觉自己就如正在穿越时间一般。


 八十年代的北京,一家老宅院里,屋内的大人们正在商讨着一个决定世界未来的大事,而院内的孩子们可不知道这些,无忧无虑。

 “吴邪哥哥,你看!”

一只天牛突然出现在视野内,两根印有白斑点的黑色触须不停晃动,八岁的吴邪“哇”地大叫了一声,用胳膊挡住脸,连连后退了几步,“秀秀,你干嘛!”

 “吴邪哥哥真胆小。”解语花在旁边捂着嘴笑。

 “我才不怕!”吴邪涨红了脸,“只是、只是秀秀突然拿过来,是人总会被吓着的吧。”

 解语花还是笑,秀秀也丢了天牛,手指着吴邪笑个不停。

 “秀秀,你也太不像女孩子了。”吴邪学着大人的口气与神态摇头。

 “什么嘛,吴邪哥哥你就知道说我。”秀秀嘟起嘴,解语花见了,一抿嘴,头一仰,做了一个圆润的下腰,再立刻起身,干净利落。

 “好啊,你们合起伙来欺负我是吧!”吴邪突然上前,用手直挠解语花的胳肢窝。“救···救命···哈哈秀秀····秀秀快····快来救我哈哈····”

 三个小小的人打闹成一团。

 “吴邪哥哥,我们去外面玩吧,去老市场。”

吴邪想了想,跑去守门的潘子面前,让他蹲下说了几句话,然后就见他兴奋地朝他们招手。

 “走吧走吧,潘子给了我些钱,可以去玩了。”吴邪扬了扬手中的钱袋,牵起解语花和秀秀的手,“跟着我哦,别走散了。”

 北京新开了一家市场,很多人买菜卖菜都搬到那边去了,老市场这里人不是很多,但有手艺的老人不愿搬走,继续留在这里摆摊,也有难得的清静。三个孩子也不担心走丢了,放开手撒腿就跑,这瞧瞧那看看,明明不是没见过的事物,却像是多新奇似得。

 “孩子,要不要糖葫芦?”一个面善的大爷笑着问他们。

 “嗯,要多少钱?”吴邪脆生生地问道,大爷的笑容又深了几分,看起来对这个小孩很喜欢。

“你是他们的哥哥,”大爷指指后面的秀秀和解语花,“你帮他们买,我送你一根好吗?”

 “谢谢大爷!”吴邪扬起大大的笑容,大爷直点头,将糖葫芦递给他们,站在原地目送他们离开。

 “我看到那边有卖糖人!”秀秀眼睛一亮,拽着吴邪的衣服就跑过去了,解语花在后面慢慢跟着,被旁边一个卖绣花扇的小摊吸引住了目光。

 一把折扇上绣着淡淡的梨花,半圆的扇面,淡粽的背景衬着白色的瓣。

解语花觉得这把扇子跟吴邪一定很配。

 他想得入迷了,丝毫没有注意到吴邪的大喊和身后的汽笛声。

 “小花!”他还没来得及回头就看见一个身影朝自己飞扑过来,两人滚在小摊上,一辆解放车从旁边极速而过。

 吴邪喘得很厉害,他害怕极了,但还是安慰地把解语花搂到怀里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背,“小花别怕。”

 解语花抬头,手中的扇子已经被压成了两半,糖葫芦也滚到了地上,沾了一圈的灰尘。

他突然就哭了。

 没有出声,只是眼泪大滴大滴地落下,眼睛红红地看着吴邪。吴邪慌了神,只是一边帮他擦眼泪一边说着“别哭,别哭”。摊主大妈也来安慰他,说压断的扇子不用赔,看看有其他的哪扇喜欢送他。他只是摇头,眼泪怎么也停不下来。

 吴邪有些急了,不知道该怎么办,突然看到地上的糖葫芦,以为他是因为这个才哭的,就把自己手中的糖葫芦塞给他。

“哭了就不美了。”

 解语花“扑哧”一声笑了,真傻,他想。

 回去当然是被骂了一顿,但解语花看着旁边互相做鬼脸的秀秀和吴邪,觉得一点也不难过。

 下了车,解雨辰叫伙计在原地等着,自己拎着那根糖葫芦慢慢地走。

 

“三十年了。”他把塑料薄膜撕下来平铺在地上,将糖葫芦放在上面,“我也差不多要去找你了。”

 他盘腿坐下,丝毫不在意地上的灰尘,看着眼前的石碑,像是在凝视着那个人。

 “到地狱里,一定要履行自己的诺言啊。”

 

小花,长大了,我娶你。

 

END

 


评论 ( 6 )
热度 ( 20 )

© 冰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