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水

此号已废

【黑化进行曲一(花邪)】爱

  • 黑化向

  • 花爷有点ooc

  • 在看到解决前看到什么都不要奇怪哦


—套上了他的影子,你就是我最深的执念—

 

“吴邪,”解雨辰走进房间,面色阴沉地看着正坐在沙发上的人,“你今天又去哪了?”

跟平时偶尔霸气侧漏而大多数是不着调解雨辰不同,这是从未有过的严厉的、带着些质问的语气。

 

吴邪有些惊讶地转头,听见解雨辰的称呼和语气,微微怔了一下,开口道:“没去哪啊,就在我铺子里。说起来我今天遇到个冤大头,看上那柜台上镂空雕花的便宜炉子,居然想花三十万买下来。”吴邪笑起来,带着点小奸商的得意洋洋,“我陪她去楼外楼吃了顿饭,这玩意就被买下了。”

 

“你陪她去吃饭?”

吴邪觉得解雨辰有些不可理喻:“陪客户吃顿饭都要管?我说小九爷你也管得太宽了吧。我已经把三叔留下的铺子还回去了,现在就待在自己那屁点大的小铺子里玩玩你也······”

“吴邪哥哥,我吃醋了。”解雨辰立刻变脸,一本正经地说。

吴邪跟他对视几秒,马上败下阵来,转过视线朝着空气挥挥手:“得得,你说要干嘛,爷照办行了吧。”

“这几天别去铺子了。”解雨辰上前把自己的脸埋在吴邪肩窝上。

 

吴邪愣了愣,还是点头了。

 

解雨辰把吴邪抱起来,走进卧室,把他放在床上。

把领带解开,有些烦躁地甩甩头,他还是没有再脱下去,把自己也甩到床上从后面整个环住吴邪。

“小邪。”

“干嘛?”

“别说话。”

“···”

“小邪”

“···”

“小邪”

吴邪在解雨辰轻轻的呼唤声中睡去。

 

第二天,吴邪睡到九点才起,解雨辰已经走了,桌上有他留的早餐。草草啃了两口,他披上外套就打的去他的铺子。

 

店里王盟拿着个笔记本不知在看什么,看见吴邪进来,手忙脚乱地把本子放好:“老板早。”

吴邪随口回了一句,说起来他之前已经把王盟解雇了,这小子现在是自愿到他店里当免费清洁工,反正又不发工资,吴邪也乐得有人帮他打扫。

“我最近几天都不会来了,帮我看下铺子。”说了也是废话,这里基本上没有什么人会踏足。但王盟还是煞有其事地点点头,看向他的眼神有点奇怪。

“你今天······”

 

“吴先生。”突然有人在身后叫他,是个年轻的女人。

 

万珊穿了件纯白的连衣短裙,看似不经意的几分皱褶将她的腰线完美勾勒出来,黑发披在肩上,亦如一棵俏皮而娇嫩的水仙。

她看见吴邪回头,似乎有些兴奋地抿抿嘴,开口道:“吴先生,您还记得我吧。”

吴邪笑道:“万小姐,当然记得了,请问有什么事吗?”

“其实我刚到杭州没多久,很多地方不熟悉认识的人也只有吴先生一个,不知能不能让吴先生带我参观一下。虽然我知道这很不要脸,但······”

“我想应该没什么问题。”

 

吴邪坐在楼外楼的椅子上,看着眼前小口吃饭的女人,觉得有点无奈。他看在那天狠狠坑了这女人,良心上有点过不去,才带她去参观杭州,谁知道这一参观就是大半天,还又被拉来吃饭,果然太久没做生意,心肠都软了,回去不知道又要被小花怎么说了。

他看万珊吃得差不多了,就开口道:“万小姐,你其实有什么事吧,现在可以说了。”

 

万珊听了,拿筷子的手顿了一下,把筷子放到碗上,深吸一口气,道:“吴先生,其实我喜欢你。”

 

吴邪一听,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但他面上装作没听清楚:“你说什么?”

“就是你听到的那样,”万珊的语气很平静,排除了发酒疯的可能,“我喜欢你,我······”

“抱歉。”吴邪打断她,猛地起身,丢了两张大钞在餐桌上,大步向门外走去。

人家女生把话说到这份上已经很努力了,但吴邪的感觉就是遇上了女疯子。

被小花知道了还得了,他苦笑。一个没注意,脚被拌了一下,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块布向他袭来,吴邪心里大叫不好,想躲开却已经晚了,被人捂了嘴,整个人重心向前,昏了过去。

 

醒来时,第一眼看见的是熟悉的天花板。头还是有点迷糊,有点分不清楚他这是在做梦还是在现实中。转转脑袋,看见熟悉的物品和布局,这才确认了他现在所在的是自家卧室。

费了很大力气坐起来,心想可能是被人下药然后被小花救回来,或者是解大花又想玩什么花样。揉了揉头发,他这才发现自己浑身上下什么都没穿,嘴角抽了抽,知道这肯定是大花的把戏了。尝试着动了动,听见几声清脆的金属碰击声——他的左脚踝上拷着个银色的脚铐,另一环紧紧钉入墙壁。

吴邪皱眉,有点生气了,他不管自己怎么惹解雨辰生气了,但被像只宠物一样拷着任谁都会不爽,但他现在也没办法,只能等着解雨辰回来。

 

解雨辰手上提着个被缎带精心包扎过的礼盒 ,站在自家门口。想起刚才黑瞎子劝他收手时的神情,讽刺地笑笑,掏出钥匙打开大门,他还有个人要面对。

拧开房门,入眼的是吴邪皱着眉看着他的样子,还没等他张口,解雨辰就把手上的盒子塞到他手里,语气很坚定:“有什么话先把这个打开再说。”

吴邪把眉头皱得跟深了,但还是按照他说的把盒子拆开了。把盒子的顶盖打开,吴邪只看了一眼里面东西,脸色就白了。

万珊姣好的面容就躺在这个狭小的盒子里,如果不是紫青色的皮肤还会以为她只是睡着了,乌黑的发被细细整理过了,只是上面沾有的血迹不得不让人深思那人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去干这件事的。

吴邪缓缓抬头,脸上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复杂表情。他看着解雨辰的脸,一字一顿地吐出话:“解雨辰,你就是个疯子。”

 

——————————————

 

“今早六点二十分左右,xx路高档小区的居民在小区东面草坪上发现一具男尸,左脚腕以下部位被疑似刀具的利器割去,下落不明。经法医鉴定,该男士于凌晨三点左右,应失血过多身亡。现警方正在调查此案,确定死者身份······”

解雨辰面无表情地关上电视,彻底屏蔽了其他任何声音,起身走到书柜前,按顺序抽出几本书,就见书柜缓缓移开,露出一条通道,通往地下。这是一条除了他其他人都不知道的密道。

他走下去,走得很小心,似是怕惊扰了谁的安眠。

再往下,是一间不大的房间,不知哪弄来的青石铺成地板,四周墙壁安上的昏黄的灯光酝出丝丝暖意。房间内有许多现代电子仪器,中央是一个两人高的玻璃器皿,里面幽绿色的营养液放出淡淡荧光。泡在那液体中的是一个男人,有与吴邪一模一样的容貌,却比他显得略沧桑。

解雨辰轻轻走过去,将额头抵在冰凉的玻璃上,注视着男人的脸,就像两人在对视,而这个世界就只剩这两个人了。

“小邪。”解雨辰开口,语气柔的不可思议,“又有一个死掉了。你说他们为什么要逃开我呢?为什么我总会失败?我明明给了他们你的样貌,你的声音,你的记忆,他们为什么就不是你呢?为什么不留在我身边呢?”

解雨辰将手抚上男人的脸,好似真的触碰到了他的皮肤。

“小邪。”

······

“小邪。”

······

“小邪···”

······

“小邪!我错了,你说话好不好,不要生气好不好,是不是怪我那么久才到雪山下找你,是不是怪我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是不是怪我制造那些冒牌货了?我错了,你骂我吧,你起来打我一巴掌吧!你说话啊···”

解家的小九爷跪在地板上,情绪几近崩溃。他把自己的尊严摆在地上求着人践踏,但已经没有人能回应他了。

早就没有了。

 

 

END


评论 ( 2 )
热度 ( 37 )

© 冰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