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水

此号已废

【黑化进行曲二(黑邪)】不安的心跳

  • 起名废_(:з」∠)_

  • 略血腥,慎入

  • 也许ooc



—找到你了—

“哒、哒、哒”

略急促的脚步声回响在狭窄的通道里,不知从何而来的水声衬得这里愈发阴森,手电的白光因长时间的照射现在变得有些暗沉。

“我说黑眼镜,你确定没问题吧。”因为环境的影响,吴邪说话的声音也不自觉地压低了。

“这可不一定,毕竟还有小三爷在。”话音刚落头上就接受了一个暴栗,黑瞎子摇摇头,没想到他也有一天会被反敲回来。

“我总感觉这个斗很让人不安。”吴邪皱眉,想到了自己以前的经历,低低地咒骂了一声。“别想那么多,再怎么恐怖它也不可能活过来。”黑瞎子笑笑,试图让吴邪的心情轻松些。

虽嘴上不认真,但黑瞎子也小心检查了眼前的棺材,待身后的解雨辰也说了一句“没问题”后才开始开馆。

黑瞎子的动作很熟练,小哥和解雨辰都没发现有什么问题,吴邪却本能的有一些不好的预感,
他当了那么久的倒霉孩子,现在已经形成一觉得不对劲就条件反射开口说出来了,但在他发出声音之前,面前的棺材突然发出一种煤气泄漏的声音,一股黑烟从缝隙中迅速向四周蔓延,然后整个人的视线都变成一片漆黑。

吴邪慌忙向前跑,混乱中他的口鼻好像被谁捂住了。可能是那不明气体中有至人昏迷的成分,他感觉自己的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不一会就失去了意识。

头有点晕。

这是吴邪的第一感觉,他费力睁开眼睛,又顿时感觉眼睛酸涩,他刚想伸手去揉,一块沾了水的棉布就先帮自己缓解了那份不适。

眨了眨眼,吴邪看清是解雨辰在帮自己擦眼睛,就顺口说了句“谢了小花”。

小哥在检查背包中的某些仪器有没有受损,倒是黑瞎子有点不对劲,他只是靠着墙坐着,看着前方,似乎在发呆,这是一个盗墓高手不该有的表现。

吴邪起身走到他面前,黑瞎子抬头,勾起一抹笑:“徒弟。”

吴邪觉得有他有点奇怪,仔细一看,发现他盯这的不是自己的脸而是胸,左右看了看觉得自己的胸口没什么奇怪的地方,刚想问,就发现他眨眼的频率有点奇怪。

他眨得太过频繁和用力,甚至可以从这个阴暗的墓穴里透过他的墨镜看出来。

“你的眼睛······”

“没事,反正迟早得废的,时间提前了点而已。”黑瞎子还是笑。

“我们还是退回去吧。”吴邪长呼出一口气,打着手电对解雨辰说,解雨辰摊开手:“你还是先看看我们的情况吧。”

吴邪拿手电晃了两下,立刻发现他们正待在一个封闭的空间,有点像当年在广西被困的那个山洞,但不是刚才开馆的墓室,似乎是逃到这里来后被关在了里面。

“机关是在这个墓室的外面。哑巴张刚才试了试,推不动那道封起的石门,这么小的空间使用炸药会波及到我们自己,所以只能另寻出路。”解雨辰晃着手电上下打量墓室的墙壁,吴邪也去帮忙,却硬是找不到一点类似于机关的东西。

“行了,估计你也看不出什么,先去那边休息去。”半饷,寻找无果,被自家发小嫌弃的吴邪默默蹲回墙角和黑瞎子坐在一起,看张起灵拉上背包拉链也去寻找机关了就没说什么。

“黑眼镜,我帮你把墨镜摘下来看看?”吴邪有些无聊,随口问道。

“好啊。”

“我好像能看见。”等吴邪把墨镜摘下来,黑瞎子眨眨眼睛说,“徒弟你真是神了,身上除了招粽还有治愈功能啊。”

吴邪气笑了,刚想问他闹哪样,就见他们身后的墙壁,不,应该说是石门突然无声无息地打开,露出一条通道。

“你这眼镜还能触发机关啊。”吴邪看看手上的眼镜,无语地看着黑眼镜,却发现他一脸严肃地看着已经停下检查的张起灵和解雨辰。
吴邪觉得莫名其妙,但他没说话。当年蛇沼也没见他严肃成这样。

“怎么了?”吴邪小声问他,前面的张起灵和解雨辰也觉得不对劲,停下来看着他们。
“等下你先跑,出去找机关,我先挡一会。”黑瞎子说着走到吴邪身前。
“什么?”吴邪还没反应过来,就见黑瞎子把枪上膛,对准了前面两人。

解语花还以为自己身后有什么东西,腰身一动,一个前空翻,却只看见一片空地。
什么也没有。

枪声响了。

张起灵飞快拔刀,朝黑瞎子砍去,吴邪这才知道,黑瞎子是要跟他们动手。但现在又没发生什么冲突,他没理由动手啊。

吴邪皱眉,想上去把正斗在一起的两人分开,却发现他们的攻击节奏太紧凑,外人不可能有插足的空间,他可不想把自己送到枪口上,但又不可能站在旁边看他们打,无奈之下只好抽出自己的大白狗腿,想就算阻止不了也要打乱一人的攻击节奏,等另一人把他制服了再问个明白。

解雨辰把他挡住了。他的面色也很严肃,轻声道:“黑瞎子好像受了什么刺激,或者是陷入了幻觉。这情况有点不妙啊,我先上去看看能不能把他制服,你在旁边看好时机。”

吴邪知道自己这时又是被自家嫌弃战斗力渣了,但此时也没时间吐槽,也知道他是保护自己,逞能这早就丢掉的技能现在也没有突然又回来,就退到了安全距离。

解雨辰从袖子里翻出两把蝴蝶刀,冲上去划黑瞎子的肩膀,被他一手抓住手腕,也没急着挣脱,顺着那个方向一翻身,抬腿就去踢黑瞎子的头。黑瞎子一矮身,一手该抓为摔,想把解雨辰摔到地上,另一手还在不断朝张起灵开枪。

张起灵本来就比黑瞎子体术厉害一点,就算是冷兵器也不占下风,更何况现在黑瞎子还要分精力去对付解雨辰。他偏头躲过几颗子弹,立刻欺身而上,把刀翻转过来,用刀背去砍黑瞎子周身的要害。他没下死力气,但黑瞎子没办法招架两人的攻击,很快被反抓双手按倒在地下。

“我说黑瞎子,你怎么回事,跟我们打你应该心里很清楚你不可能讨到什么便宜。”解雨辰没把手上的刀收起来,似是很随意地站在黑瞎子面前。黑瞎子没看他,也没回答他的话,还在不断挣扎想起身,无奈张起灵的力气太大。

吴邪走近,感觉越来越不对劲,先不说黑瞎子为什么攻击他们,就现在被小哥制服后拼命挣扎做的无用功,也分明不是他的作风。还有他现在一句话没说,不想他就算要死了也要扯皮两句的风格。

“还不快跑!”黑瞎子突然抬头对吴邪大吼,吼得他一愣,真觉得这黑瞎子有点问题了。解雨辰把手放在他肩膀上,摇摇头,意示他出去再想。这时,黑瞎子突然发力,往后一撞,把压在他身上的张起灵撞在地上,挣脱了束缚,一个侧踢踢向解雨辰,解雨辰眼见躲不过,就顺势往后倒,卸去一部分力道,但还是退后了几步,退到了刚才打开的通道内。

一声微弱的“咔嚓”声响起,解雨辰暗叫不好。根据耳侧传来的破空声,他扭转几下身子,躲过几支力道大得出奇的羽箭,再一个空翻试图躲开直射想他胸前的箭,不想落地时脚突然一崴,整个身子往地上倒去,而正好有支箭射向他的面门。

解雨辰一咬牙,做了一个吴邪小时候见过下腰,想避开要害,却见一把刀飞过,把羽箭打偏了。他微微转头,看见正在甩手的吴邪,扬起了一个微笑。吴邪咧嘴,却在这时看见刚才收入墓顶的石门以打开时几倍的速度无声息地砸下,而解雨辰所处的位置,正是墓道的入口。

吴邪一步还没跨出,在他喉咙里的惊呼发出来之前,鲜血从那个狭隘的缝隙里渗出。没有光的照耀,地上不断扩大领域的血液像是要吞噬掉这个空间,张牙舞爪地朝他移动。

吴邪的脸上沾上了什么温热的液体,他却没有抬手触碰的勇气。他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唯一留在石门外的一只手,那只手刚才还将蝴蝶刀灵巧地挽了个花,此刻却泛着紫色,被那滩令人恐惧的深色液体吞没。他脑袋里还回响着重物砸在肉体上骨骼碎裂的声音。

吴邪突然就不知道该放怎样的表情在脸上了,悲伤?痛苦?绝望?愤怒?这些感情又怎么表达?表达给谁看?

他面无表情地看向和张起灵纠缠在一起的黑瞎子,把腰间用来防身的小刀摸出来,一步步走向他们。

黑瞎子一脚踢向张起灵的刀,那是下了死力气的,但张起灵下盘很稳,没有被撼动丝毫,反倒是黑瞎子倒退了一步。这时张起灵脚下的石板突然掀开,他有些猝不及防,伸手攀住石板的边缘想顺势上去,却被一枚子弹打中手背,本能地放手,摔下了下方未知的空间。地上的石板立刻合拢。

黑瞎子转身,挑眉看着吴邪:“还有一只。”

吴邪一愣,子弹就冲他打过来。他一个翻滚,把心里之前奇怪的悸动压下。他知道黑瞎子不对劲在哪里了,似乎他把他们看成了其他的生物,例如粽子。就是幻觉,而且是比六角铜铃还要高等级的幻觉。

吴邪在一边躲着攻击一边试图靠近黑瞎子。他想试试用痛觉能否唤醒失去理智的人。

“操。”吴邪骂了一声,因为太过专注他差点忽略了黑瞎子手上的刀,而且他的体力也有点不支了,“黑眼镜你神经发够了没有!”

黑瞎子顿了顿,迅速移开目光,似乎是想找声音的主人。吴邪看准机会,抡起拳头砸向黑瞎子的脸。

还算好,没有忘记我的声音。这个认知让吴邪没有做任何防御。

那一拳准确地打在黑瞎子鼻子上,他脸上的眼镜滑落,眼眶和鼻子流出黑色的血,露出的眼睛有些愣愣的看着吴邪。

这算结束了吧。吴邪心里有种悲哀的欣喜,他伸手上去扶已经恢复意识的黑瞎子。

他认为的恢复意识。

枪声再次响起,准确无误地射中吴邪的眉心,鲜血妖娆地如一点绝美的朱砂。

吴邪安静地半闭着眼,血作的彼岸花与之前解雨辰的那朵一起,渗入已经合上的石板微不可见的缝隙。

END

评论
热度 ( 21 )

© 冰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