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水

此号已废

【短】公子(禁婆x吴邪 慎入)

把以前在贴吧写的发上来

我知道这个cp很醉人,但不知为什么,我也萌GB(节操!)

【【前方高能】】

——————————————

“小姐,你快下来,别站在那么危险的地方!”

 

是谁?是谁在说话?

 

“小姐!”

 

扑通。

 

好像是落水的声音。

 

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被水包裹在其中,却不是海洋深处冰凉的海水,夹杂着丝丝温暖。她看见自己离水面一点也不远,能看见流动的细小的水纹和直射下来的阳光。

 

阳光啊,她有多久没见到阳光了?

 

有些陶醉地深吸一口气,却感到一阵窒息的痛苦,她有些慌乱地挥舞着手臂向向上游,却发现身体根本不受自己控制。

 

怎么回事?她越来越慌张,可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眼看着水面距离自己越来越远,周围的水开始缠上凉意,她的心突生了极度的恐惧。

 

又要回到那个冰冷的地方去了吗?她的眼角渗出眼泪,又迅速融入水中。

 

上一次落水,她是被人救了。那人有温润的眉眼,用他温暖的手将自己拉出水面,而自己因为求生欲紧紧抱着他,不肯放手。

 

“没事了,没事了。”声音也很好听呢,一边安慰她,一边慢慢向岸边游去。

 

“小姐!”自己的侍女小春很着急地站在岸上,一边抱怨一边把自己拉上去,“告诉您不要站在船沿上了,要是真出了什么事······”

她没有听小春说的话,只是对那人微微行了一礼:“多谢公子相救。敢问公子尊姓何名,改日小女子定携礼登门拜访,以报公子救命之恩。”

 

“报恩就不必了,姑娘请回吧,今天气尚凉,感染风寒就不妙了。”她听见眼前的公子轻轻对她说话,心里似是有什么东西打开了,脸色薄红,久久不敢抬头看。直到听他说了声“告辞”才忍不住抬首,却只看见一个清瘦的背影。

 

“小春,你可知方才救我的,是哪家公子?”

“那是吴家的公子,名曰吴邪。小姐,你刚才看到了吗,那位吴公子旁边的公子长得真是俊俏,听说好像是张家的小公子······”

她没有听小春的碎碎念,只是反复念着“吴邪”二字,把手捂在胸口上,感受自己剧烈的心跳,似是要将这二字印在心里。

 

回到家宅沐浴后被带到父亲面前,本是要被训斥一番,但在父亲开口前,她先说了一句话:“爹,女儿······女儿喜欢上了一个人。”

她仍记得当时父亲瞪大的双眼和欣喜的神情,连责备的话都忘了,一连说了三声“好”:“是、是哪家公子,爹找人给你说媒去。”

想来爹这么大年纪了,还在为自己的婚事操心,这也算是了却了父亲的一个心愿,而且······一想到他,她就止不住地脸红。

 

过了几日,她还不见父亲提这件事,有些奇怪。没关系,也许是吴邪公子还要考虑考虑,毕竟是婚姻大事,她安慰自己。

可紧接着又过去了半月,父亲还是没有给自己一个消息。没关系,最坏也不过是被拒绝。她身子有点发抖,但还是咬咬下唇去找了父亲。

很难形容父亲的表情,他看了自己一眼,良久才开口说了一句话。

 

她感觉自己的世界崩塌了。

 

“吴家的公子,在半个月前,得了天花。”

 

怎么会这样,明明没有隔多久。

她死死地绞着手上的手绢。

父亲下达了门禁,有点怕她偷偷跑去见吴邪。

我到底要怎么办?

 

小春进来看见又剩了大半的饭菜,叹了口气,没有平时跟她分享八卦的活力,语气中尽是担心:“小姐,你这样一直折磨自己也不会帮吴公子的。”

她抬起红红的眼看着小春。

小春又叹了口气:“有位汪大人到我们的小镇来了,听说他有包治百病的灵药。”说完就退出去了。

没有锁门。

 

她整理了自己所有的钱财,还拿走了母亲给自己当嫁妆的雕花镯子,早早躺在床上假装睡觉,子夜时分起来偷溜出去,来到了“汪大人”所住的客栈。

 

“你想救活染上了天花的人?”汪姓的大人问她。

“是。”她答得很坚定。

“你要知道,凡是都有代价。”

“请问大人需要什么,小女子一定会······”

“不需要太麻烦,你跟我来。”

 

汪藏海把她带到了另一个房间,递给了她一个茶杯,里面盛着不知名的液体。

“只要你把这个喝下去,我就答应帮你救治吴公子的天花。”汪藏海说,“但这杯‘茶’会使你变成一个没有理智和思想的怪物,我到时会把你丢到无人能探寻到的地方,直到我死去,再把你放到我的墓里帮我守墓。请姑娘考虑清楚。”

她抬头,只问了一句话:“您真的能治好吴公子吗?”

“是。”

下一秒,杯里的液体被一饮而尽。

 

她感觉自己浑身像烧起来一样难受,头发开始疯长,皮肤惨白,还可以看见青紫色的血管包裹在里面。

脑袋昏沉沉的,浑身都动弹不得,迷糊间,她听见有人在说话。

 

“汪大人,您真能治好天花?”

“说笑而已。”

 

骗子。遇到骗子了。

她的泪水止不住地流。

公子,吴邪公子,我要去找他,我要救他,你在哪里,吴邪公子······

 

好冷啊,这里好冷,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吴邪公子。

 

吴邪。

 

那是谁?好熟悉的味道。

 

“请抱住我。”她听见自己轻轻开口,然后感觉到了久违的温暖。

 

后来呢?好像是一阵骚乱,吴邪拿着的是什么?为什么要点燃我的头发?不喜欢我的头发吗?

 

她双眼迷茫。直直追着吴邪的味道上去,却被一块石板挡在了地道下。

 

吴邪啊,是吴邪公子啊,汪大人没有骗我啊。她捂着脸吃吃地笑了,不久后却听见水流冲过的声音。

她顺着水流向上游去,完全不需要呼吸。

 

真的变成怪物了。

她还是笑着,向着那几个不断远去的人影游去,到一半时却已经精疲力竭了。

 

可能要死了,她这样想,可还是笑着。

 

被太阳晒过的海水,好温暖。

 

END


——————

终于知道为什么没人找我玩了,一定是我打标签的方式不

评论 ( 1 )
热度 ( 10 )

© 冰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