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水

此号已废

【短】你好,天真(胖子x吴邪)

以前在贴吧上写的东西。

胖邪冷成狗,胖子明明那么萌_(:з」∠)_

云彩妹子我不是故意的,别来找我【抱头跑

——————

潘家园的王胖子有两个好兄弟,一个叫小哥,一个叫天真。

 

哦,道上的都叫他们张哑巴和吴小佛爷。你问我什么是“道上”?他们的职业有点特殊,是土夫子,也就是盗墓贼。

说到吴邪和张起灵,道上没有一个人没听过的,可说到王胖子,也许就有人不清楚了,知点内情的还会冷笑,你谁啊,称那两位人物为兄弟,高攀得起吗?

王胖子不在意,可他家小天真不乐意了,一掌拍到桌上破口大骂,底下的伙计们第一次看“小佛爷”发那么大的火,连手都拍肿了。

 

看得胖子好一阵心疼。

 

是的,胖子对自家兄弟有不一样的感情,那在世间称之为“爱”。

 

这是不能被承认的感情。

 

 

王胖子第一次见吴邪,是他在倒难得遇到的油斗时,被当做鬼来看待。他当时是在被一梭子打掉了头上套着的陶罐,吓蒙了的情况下看到吴邪的,一个长得干干净净的大学生模样的青年晃着电筒略带惊讶地看着他,脸上有着书卷气。他心里还在笑,谁那么傻带这样一个完全是新手的人下大斗。

 

其实后来吴邪的表现还是有点让他佩服的,特别是心理素质,但他的影响大多给了那个牛逼哄哄还差点一刀结果了自己的小哥。

 

后面的情景实在是不想再提,出了那座大山,胖子以为他和那个有点意思的大学生的缘分就此尽了,不想不过一月,他被邀请去探勘一个海底墓,再遇上那个干净的小子。

 

不提吴邪在墓中的模样,胖子就记住了当他把船老大打上来的鱼烧好后他对着锅流口水的样子。海的阳光打在他半边脸上,嘴角弯成一个上翘的弧度,那是一个纯粹的笑。

 

胖子并不是文化人,他不懂用什么形容词,只知道他已经很多年没有看见这样的笑容了,他不厌恶道上的尔欺我诈,却因为这样一个笑容产生了和这个人深交的念头。

 

于是在海底墓过道时帮吴邪挡了箭。

幸好是莲花箭。

 

后来啊,后来,他们因为各种原因一起倒了很多的斗,汪藏海造的云顶天宫、西王母的蛇沼鬼城、广西巴乃的水底洞窟、张小哥的阴楼祖坟,忘了是什么时候知道吴邪和小哥的名字,忘了是什么时候给他取的天真的外号,忘了自己拍着他肩膀大叫着“天真”的感情是何时变质的。

 

他在巴乃的小村庄里认识了一个姑娘,名字怪好听的,叫云彩,脸蛋清秀,身材娇小,是青春期时每个男生都会幻想的女神。

但他在意的是,这性格和成长背景太像他家小天真了。

单纯得跟什么似的,没有被污染,不被人影响。

 

然后他就和吴邪说,他喜欢上人家姑娘了。

吴邪叫他别闹,别去祸害人家。

他的确是开玩笑,但又有些生气,你说我这也算表白吧,你居然就以为是开玩笑了,于是就总在吴邪面前念叨,他是认真的。

他是认真喜欢吴邪的,虽然那人姑娘当替代品实在是过分。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平时挺爽快一人,在这上面到是忸怩得过分。

 

也许是知道这是不能说的东西吧。

 

云彩死的时候,他冲过去奋力扒开人群,抱着尸体大吼着“谁干的”,终于让他家天真相信他的“爱情”了。

但着不是他的目的,他知道这份吼声中有多少真实的成分。

不仅是因为这么多天的相处、对姑娘的愧疚,他是真的眼睛一花把她看成了吴邪。

无生气的、脸色发白地躺在地上。

直到肩上传来吴邪拍他肩的力道才反应过来,可内心深处还是传来心悸感。

 

王胖子觉得自己得冷静一下。

 

他留在了巴乃,帮阿贵家干活,偶尔和吴邪煲电话粥,然后每天催眠自己再这样下去不行。

小哥对天真的感情看得出来,否则为什么会帮他去守门?解雨辰发小对天真的感情看得出来,否则为什么一个不念旧的人会帮那么多的忙?潘子对天真的感情看得出来,那首也许跑调了的高粱红不可能在天真心中磨灭。

 

你一个胖子拿什么来和人家比?

 

喜欢“BL”的小女生都不会待见的存在。

 

可是胖子不想减肥,他想自己永远是“胖子”,就像铁三角的其他人永远是“吴邪”“小哥”而不是吴小佛爷和张起灵一样。

 

就这样下去吧,作为吴邪的兄弟。

 

这可惜老天爷也看不惯他胖子,给他开了一个他永远不敢想的玩笑。

 

吴家的小佛爷掉到悬崖下面了,所有人在半个月后才得到消息。

 

胖子挺着自己的肚子把吴邪从雪地里刨出来,吴邪以几年前他见过的姿势躺在地上,只是面色平静,脖颈上的伤口被冻结,若非那双半磕着的眼睛已经混浊,整个人就像睡过去了一样。

 

胖子觉得自己的心情确实很平静,他没有抹掉吴邪发上的雪,而是把自己的帽子放下来撒满了纯白的晶体,笑着、用他一贯以来和吴邪开玩笑的语气说:“天真啊,你到死都不知道我的名字,是不是觉得亏了?我就叫王胖子。”

 

“现在你就睡吧,睡饱了,下辈子要完成党交给你的任务才走才算啊。”

 

“别担心小哥,我替你接他······再不然替你守门。”

 

他直起身,双脚并拢,无比严肃地对吴邪上方的空气道:“你好,我叫王胖子,世界上最后一个摸金校尉,会做饭,会扯皮,会赚钱养家。我喜欢你。”

 

“天真,我他妈的喜欢你——”

 

最后一个音节,被淹没在瞬间轰塌的白雪中。

 

END


评论 ( 17 )
热度 ( 103 )

© 冰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