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水

此号已废

【短】改编冰雪奇缘(瓶邪 童话风)

以前在贴吧上写的东西


————————————

踏入山谷的那一刻,张起灵感觉到了与外界截然不同的寒冷。

 

这里的一切都是冰雪铸造成的,洁白而漫无边际的雪地,晶莹透彻的树的枝桠,还有哪枝头上挂着的不规则的冰晶树叶,也许哪棵树根旁会长出透着微光的奇幻的花。

如此美丽的景色,放在人间却是如灭顶般的灾难。

张起灵只是拢了拢自己身上的皮衣,看着自己呼出的气体在空气中结成小冰粒落下,继续深一脚浅一脚地行走着,将完整的雪地踩出一连串脚印。

 

他进入山谷前并不知道地形,只是凭着自己的直觉走,反正不会刮风,倒不至于迷路,只是当他第三次走到同一个地方,也感觉到了深深地无奈。

他大可以一直这么试探下去,只是其他人民不能再忍受寒冷带来的痛苦了。

他退到自己进山谷的地方,换了一个方向,加速前进。

 

白茫茫的冰雪在太阳照射下刺激得眼睛生疼,出门仓促,他并没有备好防止雪盲的墨镜,但他不敢停下休息恢复,只好尽量眯起眼睛,从那一条缝里观察周围的环境。

前方便是山崖了,整个山谷被三座高耸入云的山峰环起,只剩下这一面是除入口外唯一的出路,冰雪女皇也许就在下面。

 

张起灵揉了揉眼睛,拿出自己带的唯一的武器匕首,单手撑在崖壁边缘就这么跃了下去。

 

他本以为山崖怎么也会有些凹凸不平的地方可以让自己作为支点或当做缓冲,却没想到整个山崖竟然如一把长剑削成的似的,光滑如镜,且无比坚硬,一匕首扎下去只显出一道浅浅的痕迹。

冷风挂着张起灵的脸颊生疼,他看见薄薄冰雾后面的崖底有影影约约的闪光,似乎下面有一条未冻结的河流。

来不及细想为什么这里还有没有被冰冻的河流,他尽量把自己缩成一个能尽量少受伤害的姿势,却突然感觉身体下坠的冲势一缓,脖子一凉,似乎有什么东西拉住了他。

下意识地将匕首向上划去,在看到抓着自己衣服后领的生物时一顿——那是一只小雪雕,正扑扇着翅膀将他努力向上拉。

 

不知为什么,张起灵看到这只鸟儿居然有些放松,他提轻身子,配合着鸟儿的行动。

 

待重新回到山谷里时,小雪雕累坏了,摊开两扇翅膀整个趴在雪地上耷拉着脑袋,乌黑的眼睛里却在看向张起灵时透着浓浓的好奇。

“谢谢。”张起灵对雪雕说。

“这位小哥啊,为什么要从这里跳下去?下面是冻河,一切落入其中的物体都会被瞬间冻结的。而且就算不是,从这里甩下去也够呛了。怎么,大老远跑到这里来寻死啊。”也许是恢复过来了,雪雕也不掩饰语气中的好奇,就这么问上了。

 

“我来找冰雪女王,请求她解除魔法。”张起灵坦然道,并不担心这只雪雕是冰雪女王的哨位。

“这样啊,”雪雕歪了歪头,“要我带你去找她吗?你一个人可能找不到那地方。”

张起灵意外地看了他一眼,奇怪于他话里的真诚,不过还是点点头。

“等我休息一下就出发吧!”小雪雕显得有些兴奋,“我叫吴邪。”

“张起灵。”张起灵已经闭上了眼睛,他打算用这段时间好好调整下自己的状态。

 

不知过了多久,张起灵突然感觉有一股温暖的清风扑面而来,消除了眼部的不适感,一睁眼看到吴邪已经站起来了,一双眼睛就这么看着他。不知为什么,张起灵从吴邪布满绒毛的脸上看到了笑容。

“走吧。”吴邪展开翅膀,用爪子抓着张起灵的衣服后领,努力起飞,飞到了一面环绕山谷的山旁边,竟然就这么穿了过去。张起灵这才知道原来这座山有四分之三是冰雪幻境。

 

穿过幻境就已经可以看见冰雪女王的王宫了,一层冰梯的最下端坐着一个巨大的雪人——那是女王的护卫。

吴邪将飞行的声音降低了,悄无声息地从护卫头上掠过,把张起灵放到了城堡的顶端。

 

看着眼前有些累得喘粗气的吴邪,张起灵最终还是问出了口:“你为什么要帮我?这本来不关你的事。”

“就算是我,也想感受一下春天啊。”他感觉吴邪又在笑了。

他们就这么对视着,直到吴邪拍拍翅膀,以为他不会再说话转身飞走的时候,才听到一句话:“一定会的。”

 

——————

 

张起灵带冰雪女王走了,吴邪不知道他是怎么制服女王的,要怎么解除魔法,还会不会到这个地方来,只是他每天都会为那微不足惜的几率到山谷入口处等待。

一直等啊等啊,等到他翅膀上的羽毛都融化了。

 

“开始了啊。”他微笑着,轻得像一声叹息。

 

——————

 

张起灵从一开始就知道吴邪其实是冰雪女王的魔法生成的,只是他有自己的使命,这不能违抗。他能做的只有像现在这样快马加鞭地赶到那个山谷。

 

“吴邪···”

四周的冰雪由肉眼可见的速度融成小股水流,汇集在马儿奔腾的道路上。

“吴邪。”

房屋上厚厚的砂糖一样的雪掉下了一大块

“吴邪!”

已经可以看见远方山谷里折倒的一棵又一棵的冰晶树了。

 

吴邪整个趴在还尚存的积雪上,似乎这样可以减缓身体的融化。他迷迷糊糊地抬头,正好看见了张起灵翻身下马的那一刻。

真是值了啊,能看到他那么急迫的模样。吴邪想,不过也不对,我又没认识他几天······

吴邪已经不想想东西了,他现在扑扇一下翅膀都办不到。

 

“这算哪门子春天啊······”

 

吴邪被张起灵抱在了怀里,最终沾湿了他的胸口。

 

“但是好温暖。”


评论
热度 ( 10 )

© 冰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