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水

此号已废

【盗墓笔记】2016除夕夜(修错字)

好久没写东西了,找不回以前的感觉,大家将就着看吧【捂脸】

没有cp,也可以说是隐all邪吧

————————

除夕。

 

张起灵搬了个小板凳坐在院子里择菜,手法熟练。

 

黑瞎子穿着超市大减价送的粉红围裙,没带墨镜,哼着那首原创的青椒炒肉丝之歌,手下飞速地切菜。

 

解雨臣挽着袖子,按着砧板上不断挣扎的鱼,另一只手举着菜刀,以砍粽子的力道挥下去,吓得胖子赶紧拦住他,把他赶出厨房。解雨辰洗干净手,去和张起灵一起择菜。

 

黎簇和苏万凑着俩脑袋下五子棋。

 

吴邪大爷似的坐在贵妃榻上,捧着茶看渐渐昏暗的天空。

 

不是他不想干点什么,炒菜他不会,洗洗菜还是可以的,但胖子硬是把他按回去,警告他不准碰冷水,搞得跟女人来姨妈似的。

 

吴邪笑笑,抿了口茶。

 

他也懂胖子那么紧张是为什么,他的腿在墨脱那次受了寒,一到冷天就疼得厉害。自从从长白山回来,他整个人松懈下来,各种隐疾病症都不要钱似的爆发出来,他的身体几乎是强弩之末。

 

但其他人又好得到哪去呢?胖子已经老了,走几步喘一下,那个灵活的胖子的形象开始模糊。张起灵的手在进入青铜门之前因为救他骨折,没有及时救治,现在右手用力还会疼。黑瞎子的眼睛几乎废了,吴邪找了据说是全中国最好的眼科医生给他看,也没多大效果,现在他差不多就是一个半瞎。解雨臣还算好的,就是身手退步了不少。

 

但吴邪也没坚持,自己泡了杯茶就坐到院子里望天,忠实地饰演好一个老头的形象。

 

他从零三年踏入这个圈套,一五年打破圈套,当一切尘埃落定时,他逼迫自己去回想经过。他早就知道改变是必然的,不可抗的环境逼着他改变,他也有意识地去改变,但其中的差距之大令人咋舌。他去做那些自己讨厌的事,变成自己讨厌的人,不免怀疑自己所作所为的准确性,但黑瞎子只用一句话就打消了他的所有犹豫。

 

黑瞎子说:“小三爷,瞎子相信你。”

 

当时已经很久没听见“小三爷”这个称呼了,他不可避免地想到了潘子和三叔,想到把信任和手中的力量交给他的那些人,所以,再怎么讨厌改变,也要改变下去。

 

于是,他破了谜题,拉垮了汪家,把小哥从长白山接出来,而张家,再也不用守着终极。

 

他们走过了2015,也许是在雨村,也许是在北京,他们会一起过完这辈子的年。

 

吴邪把茶饮尽,想起了什么似的,撑着下巴对解雨臣说道:“小花,过了今天就是猴年了,大圣不耍一两下?”

 

“滚。”解雨臣头也不抬,“吴邪你胆肥了是吧。”

 

吴邪想了想,还是闭嘴了,他是有多想不开才会现在调戏小花,估计等下又不让他喝酒了。都是因为太闲了,吴邪叹了气,想到,他果然没法装忧郁高冷的美男子,一动不动望天这种苦力活还是得小哥来干。

 

胖子那已经开火了,苏万被他爸一个电话招回家吃年夜饭,吴邪起身去厨房捣乱,胖子气呼呼地把所有人都赶到饭桌前让他们等着。

 

“吴邪哥哥,我过来了!”秀秀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进门,脸颊被风吹得通红,最后一个菜也端上饭桌,很远处传来炮竹的响声,大概是城郊地区才敢这么大胆了。

 

胖子“啪”地打开一瓶啤酒,吴邪下意识地看了眼解雨臣,见他没阻止才把杯子倒满。

 

“新年快乐!”秀秀站起来,举着杯子,举手投足间已经初具当家风采。

 

“新年快乐!”杯壁相碰。

 

窗外,是万家灯火。

评论 ( 3 )
热度 ( 22 )

© 冰水 | Powered by LOFTER